多重“紧箍咒”背后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9-10-22 18:09:43

最近,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几份监管文件,保险公司甚至在他们头上设置了“紧箍咒”。他们甚至会“三思而后行”。

《保险公司关联交易管理办法》、《保险公司相互代理通知》、《人身保险产品近期发行通知》、《现场检查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和《人身保险精算条款修订通知征求意见稿》等五份重要文件揭示了监管态度——“没有最严格的,只有更严格的”,所有不给予优先保护的“保险”将被进一步压制。

从产品设计源头看人身保险收益保证新精算规则的四大变化

20年后,新的精算规则终于来了!

最近,中国保监会发布了《关于修改人身保险精算规定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草案》),并征求了各人身保险公司的意见。自1999年6月发布《关于发布相关精算规定的通知》以来,新精算条例的新版本将再次发布。

通知的主要变化包括四个部分:普通人身保险负债准备金的新规定;调整计算负债准备金的覆盖率;调整奖金发放的上限;健康保险得到了重点的补充。

此外,新开发的普通人身保险产品将按照新规定执行。以前已经批准或备案的产品仍然可以销售。

与前一版本相比,新草案有哪些具体变化?

海关政策年度订阅费

记者发现,只要达到平均附加成本率的上限,每个保单年度的计划成本率的上限就完全放宽了。

1999年版的《关于发布相关精算规定的通知》详细规定了未来保费预订附加费的上限。

最初的规定是支付期限应少于10年,第一年死亡保险和健康保险的最高限额为60%,年金保险和生死保险的最高限额为35%。第二年,死亡保险和健康保险的上限为35%,年金保险和生死保险的上限为20%。第三年,死亡保险和健康保险的上限为35%,年金保险和生死保险的上限为30%。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死亡保险和健康保险的上限是25%,年金保险和生死保险的上限是15%。

如果支付期限为10-19年,第一年死亡保险和健康保险的上限为70%,年金保险和人寿和死亡保险的上限为45%。第二年,死亡保险和健康保险的上限为40%,年金保险和生死保险的上限为25%。第三年,死亡保险和健康保险的上限为40%,年金保险和生死保险的上限为25%。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死亡保险和健康保险的上限是30%,年金保险和生死保险的上限是15%。

缴费年限在20年以上的,第一年死亡保险和健康保险的上限为75%,年金保险和生死保险的上限为50%。第二年,死亡保险和健康保险的上限为45%,年金保险和生死保险的上限为25%。第三年,死亡保险和健康保险的上限为45%,年金保险和生死保险的上限为25%。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死亡保险和健康保险的上限是30%,年金保险和生死保险的上限是15%。

在新《通知》草案中,该规定不再要求对保单年度认购附加费费率进行规定。

取而代之的是,保险公司可以在确定保费时为每个保单年度设定自己的预定保费率。

平均附加费降低

然而,就平均附加费而言,“通知”草案仍有上限。

对于保险期限超过一年的普通人身保险的平均附加税上限,与旧版本相比,这次个人保单和团体保单分开。

个人分期年金保单上限为16%,养老分期保单上限为18%,定期寿险、人寿保险、健康保险和意外保险的个人分期保单上限为33%。

个人一次性年金保单的最高限额为8%,养老分期付款保单的最高限额为10%,定期人寿保险、人寿保险、健康保险和意外保险的个人分期付款保单的最高限额为18%。

团体分期年金保单的上限为10%,定期寿险、人寿保险、健康保险和意外保险的个人分期保单的上限为15%。

一次性年金保单的上限为5%,定期寿险、人寿保险、健康保险和意外伤害保险的个人分期付款保单的上限为8%。

可以发现,在新规定下,个人养老保险费率将保持不变,其他政策类型的平均保险费率上限将下降2至3个百分点。

为了确保保险延期,必须对利润进行评估。

值得注意的是,新版《通知》还对保险市场新聘人员的“保证更新产品”作了补充规定。

如果保险期限要求超过一年,保险期限不超过一年,但有保修更新条款,保修率要求超过一年,保险公司在对产品定价时应进行利润测试。

此外,增加了两种新的情况,要求额外的保修责任准备金:产品包含保修更新条款和保修费率;该产品提供转换为保证费率产品的选项,即在上一保险期到期时,被保险人可以根据保险合同的规定转换为另一种具有固定责任和费率的产品。

医疗保险调整的内容相对较大,新规定还规定,在承担医疗费用时应考虑通货膨胀。

《通知》草案表明,医疗保险中基于成本的医疗负债的医疗费用评估假设应考虑医疗费用的通货膨胀因素。假设年通货膨胀率不低于3%。

如果基于成本的医疗负债有支付限额,则考虑到通货膨胀后的医疗费用,可以将支付限额设置为上限。

以前,在旧的规定中,如果保险期限超过一年,保险公司提交的精算报告只需要包括利润测试参数和利润测试结果,对医疗费用的拨备和通货膨胀因素没有规定。

据说市场上有保证的更新产品,如数百万医疗保险,利润较低,主要集中在规模扩张上。然而,如果监管要求稍后进行利润测试,它可能会对产品价格产生影响,这也可以使保险公司更好地控制成本率。

奖金演示限制降低

该条例将实行“名保”到底,并直接改变精算条例中保单红利保险福利的示范计算公式。

《通知》草案规定,保险公司用于证明其分红保险利益的分红不得超过以下公式计算的上限:(v0+p)*利差水平*分红比例。

V0是保单年度开始时的准备金(不包括当时的生活费);p指根据准备金评估计算的本保单年度净保费。股息分配统一为70%。

原有和当前使用的股利演示规定为低、中、高等级,分别不高于零、4.5%减去预定产品利率和6%减去预定产品利率。

新规则对奖金发放的计算限额规定了70%的硬性限制,从而降低了奖金发放的限额。

业内人士表示,奖金演示的下限是保险回报保护的助推器,可以避免因奖金演示膨胀而导致的误导销售,同时也表明从意外之财保险中收取高额保费是困难的。

为什么互助社仍然停留在内部

随着银行保险新政策的实施,监管方面采取了新的行动。

《国际金融新闻》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到,近日,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介部门向各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保险公司发出了《关于做好保险公司相互代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再次明确了保险公司相互代理的相关规定和要求。

监管部门发布本通知,主要是为了再次明确即将废止的《银行保险兼业代理行政许可事项通知》中保险公司相互代理业务的内容,确保无缝衔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盛骏在接受《国际金融新闻》采访时说。

记者还了解到,虽然监管部门规定保险公司的相互代理不仅限于集团公司内部,但从现在开始,相互代理业务主要发生在保险集团内部,集团外部的相互代理业务并不多。

“一代企业”

“长时间销售汽车,长时间使用汽车,把汽车与健康联系在一起”在行业中被称为交叉销售,即通知中提到的相互代理(mutual agency)。

相互代理是保险业整合和共享资源的重要方式。保险公司相互代理也是并行保险代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保险公司重要的销售渠道。

《通知》规定,保险公司代理其他保险公司时,应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银监会)法人批准,其分支机构应在法人授权下开展相互代理业务。保险公司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后,应当到其法人所在地银监局领取《保险兼业代理业务许可证》(以下简称《许可证》)。

许可证有效期为三年,保险公司及其省级分支机构应当在每年结束后30日内,通过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规定的监管信息系统提交上一年度保险代理业务报告。执照在2019年10月1日前到期的保险公司,其法律机构将向首次获得执照的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执照续期。许可证于2019年10月1日后到期的保险公司,应当向中国保监会申请其法人单位换发许可证。

该通知还特别提到,一家财产保险公司在一个会计年度只能为一家人寿保险公司代理,一家人寿保险公司在一个会计年度只能为一家财产保险公司代理,如果保险公司是保险代理业务,代理保险公司的数量可以超过一家。

无缝连接

记者注意到,通知中关于保险公司相互代理的相关规定并不新鲜。2010年,原中国保监会发布《关于规范保险公司相互代理业务相关事项的通知》,提出了三项要求:

第一,保险公司在所在地以外的省级行政区域设立分支机构后,可以不逐步设立分支机构,而是直接或通过中介渠道,包括相互代理。

第二,保险公司在利用中介渠道开展业务时应保证服务质量,使客户的合法权益不会受到不利影响。

第三,保险公司的相互代理不限于集团公司内部。集团内部相互代理的风险相对特殊,应予以特别关注。相关公司应确保明确的法律关系、明确的控制责任、清晰透明的财务会计和资本流动。

2016年,原中国保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保险兼业代理行政许可有关事项的通知》,在明确保险代理业务的同时,也明确了计划发展互保代理业务的保险公司的管理办法。

今年8月底,中国保监会正式发布《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商业银行保险代理业务管理办法的通知》(保监发〔2019〕179号)。该通知将于今年10月1日正式实施,并宣布《关于兼业银行保险代理机构行政许可有关事项的通知》(保监会令(2016)第44号)同时废止。

在此背景下,通知强调,各银监局要按照上述要求做好保险公司的相互代理工作,确保无缝衔接。

在团队之外很难向前推进。

据业内人士透露,平安集团自1998年引入大量台湾经理人以来,就提出了交叉销售的概念。它还设立了一个交叉销售部门来协调集团的管理。与此同时,它已向原中国保监会提出交叉销售政策申请,成为中国首家获准在政策层面兼职代理的集团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2007年,原中国保监会先后批准中国人寿、中国PICC、中国平安等保险集团在其内部子公司中担任代理。直到2010年,前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通知称,保险公司的相互代理不能仅限于集团公司内部。人寿保险公司的交叉销售曾经是一种热潮。

据《国际金融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2011年至2014年,原中国保监会批准了近30家保险公司的相互代理业务,包括渤海财产保险和恒安标准人寿保险、泰康养老和土地保险、新泰人寿和杜邦财产保险、安民财产保险和原广信海航人寿、国华人寿和田萍汽车保险、阳光人寿和富邦财产保险、安联财产保险和中德安联人寿。

不过,朱盛骏告诉记者,虽然相互代理业务突破了集团内部的限制,但目前该业务仍主要发生在保险集团内部,集团外部的相互代理业务并不多。

原因很清楚。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客户信息非常重要。例如,集团的财产保险公司积累了较高收入的客户资源,这些资源可以由他们的人寿保险公司共享。这是在财产保险或人寿保险领域从事单一业务的保险公司无法实现的优势。

对于消费者来说,这种同一个金融集团下的交叉销售模式打破了个人保险、财产保险、团体保险甚至其他金融服务的“碎片化”销售模式,消费者可以获得更全面的金融服务。

相反,不同公司之间的相互代理业务涉及利益分配和信息系统等各种问题,这些问题可能更难实施。

此外,保险公司的相互代理业务在实施过程中也暴露出许多问题。一家保险技术公司的高级官员告诉《国际金融新闻》记者,一些地区保险公司通过与国家保险公司签署代理协议,将其业务违规行为扩大到了规定的范围之外。保险公司的分支机构与其他公司签署代理协议,但不向总部报告。

(责任编辑:程雨南)